语音播报:http://www.iflytts.com/share/5.php?id=1115671

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依法纠正了37件重大案件,随着呼格吉勒图、聂树斌等案件的相继改判,让社会公众感受到了司法勇于纠错的态度和努力,司法公信力也得到了不断的提升。然而法治社会进程依然任重而道远,近期家住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青林乡青林村的苏成全就反映了这样一个案件:因一起盗窃案被冒名,导致自己上了“黑名单”近10年的时间! 阅读全文

本网讯:(王立新,王君,丘志仁):中铁六局呼和洁特铁路有限公司三段锡桑项目部领导集体欺骗承包人工程款,让承包人血本无归……。

陈富强今年63岁,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丰镇市人,是一个远近十里八村的好人。无论谁家有个大事小情只要求到陈富强门下,陈富强总是想法子帮助。可好人难有好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从2001年到2002年自己贷款实际施工的中铁六局呼市三段锡桑项目六十余万元工程款被三段领导合伙通过私扣、骗领等手段获取(具体数额不详),(其中一个的收料员郑继华将工程款骗领后带着小情人私奔至今下落不明),使工程款因徇私舞弊,包庇而拖拒18年不能结算领取,因此给陈富强个人又造成利息损失和维权损失达百万之巨。事实过程:2000年9月1日陈富强与呼和浩特铁路局三段锡桑项目部签订了《订货合同》,由陈富强给三段锡桑项目部提供铺设线路的混渣、片石、沙子,部分运输事宜。合同约定其中混渣款为每立方米价格15元。在合同履行过程中三段项目部实际用料70000方,总价款105万元。实际共付给陈货款82.2万元,被强行私扣了1.8万元,共少付22.8万元。此外,在陈富强给三段项目部供货期间,其下设的铁路大集体单位让陈富强另行供应了11000立方混渣(含5公里线路3750方,风刮路基补料,2条便道铺设,18个桥涵部分换填等),及1100立方米砂子,并产生片石款24000元,拉灰枕运费4000元,2.5公里长的线路混渣运费等,以上合计60余万元。当时大集体用料没有签订书面供货合同,仅是三段大集体队长张降龙与陈富强口头约定为大集体用料也按《订货合同》每立方米15元结算,时三段副段长王金国承诺在给大集体拨付款时,直接按每立方米15元将大集体用的混渣款、运费,另沙子款,片石款、拉灰枕运费扣下付给陈富强。18年以来,陈富强就(更名为)中铁六局呼市三段锡桑项目部及三段综合修建队合同违约、强行扣款1.8万元作出合理的说明和要求其结算的事宜进行维权。难啊!难于上青天!维权的路是一路心酸一路血泪!却始终在无望中痛苦前行地付出,为此他经常哀恸问苍天,何以如此,路在何方?!为什么?!18年的维权意外似乎让陈富强有所明白,因为他收获的竟然是一个个黑幕内衣,1、中铁六局呼和浩特铁路有限公司领导频繁更换,管理特别混乱,新官不买旧账,推诿扯皮不作为,怕担责任,懒政,使他的维权路变成山路十八弯,无限期延长。领导一茬又一茬,只是答应就是没有下文。给陈富强的感觉是每一次推脱都如同把问题点了死穴,把人推入无底深渊,再返还又经一道轮回。不仅于此,还居然在2019年1月19号被身为总经理的刘丹,在谈话处理问题中显得极不耐烦,一把把因维权艰难气滞血瘀、身患脑血栓的陈富强推倒,扬长而去!陈富强当即晕厥,后向呼和浩特市锡林路派出所报案,答复是经济纠纷,我们管不了。哎!弱势群体的一点血汗钱!权者你罪其何!?你又是何其罪啊!?2、长期的维权过程中,陈富强震惊地发现自己的血汗钱竟然被三段项目部的XX领导及收料员郑继华骗领和私扣(证据暂保密),怪不得自己维权遥遥无期,原来在这里产生了一个如此特别的死结。领导包庇怕暴露不愿解释,最担心的是怕给自己带来麻烦,一损俱损,也就欺上瞒下,给陈富强个大大的拖字诀,宁可拖死陈富强,也绝不可以剜疮取脓。3、为了维权,陈富强像一个祥林嫂,四处哀求,当求到公司党委书记赵建军时,不是闭门羹,就是直接逃之夭夭,茬也不搭!好像避火避瘟疫一样!4、2017年5月4号纪检书记秦瑞文现任六局监察部付部长,当时不知是有意或误让监察部部长韩波给查对陈富强在大集体企业发生的账,查出约29万元,陈富强要复印,韩波说:请示秦瑞文批准才能。后6月5日秦瑞文亲自领XX到三段档案室2个多小时,之后所有账目不知所踪。其涉嫌徇私舞弊,销毁账册证据的可能性实在无法排除。5、任性还是丢失的坚持按合同价付给付货款,三段一直不给,导致陈富强,带着病走了漫长的讨债路。三段大集体应付的386300元混渣、沙子、运费款,工程结束后,王金国承诺给三段拨款时给陈扣下,但分文也没有给陈扣下,理由是大集体单位是独立核算单位,他无法将款扣下。陈找三段大集体,张降龙已调离大集体,当时的收料员郑继华领着嫔妇私奔,至今下落不明。找大集体新上位的队长于帮先,于帮先不管此事,导现讨债无门陈供给铁路三段项目部的混渣和供给大集体的混渣、沙子是陈富强含泪诉说:(雇佣农民工加工的,是农民工的血汗钱。工程完工后我回家,欠工资的农民工上门讨债络绎不绝,尤其是逢年过节,学校开学时讨债农民工更是到了疯狂的地步,有的雇佣黑社会势力向我讨债,威逼我妻室儿女,砸坏陈富强家俱,闹的我家庭不得安宁,而且骚扰了左邻右舍)。15年来陈富强从来没过一个舒心的节日。有的农民工领着年迈的父母住陈家不走,在陈家吃住,在家大小便,使陈无家可归,生活没有着落,居无定所。但农民工的工资还得给付。无奈多年来我领着儿子找三段的领导。三段的领导给陈解决不了。陈又找纪检书记秦贵文,秦贵文说让陈等一等,待他把问题落实了给陈答复,最后告知陈向法院提起诉讼。陈连农民工的工资都付不了,那来钱起诉呢。陈又找呼铁局领导,找了二十多次仅见了领导几次,但问题仍没有解决,呼铁局的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最后连领导是谁都没人告给陈,后来三段归属了中铁六局,大集体单位被撤销。十几年的艰辛讨债积怨成疾,陈富强患上了脑中风,半身不遂,行走不便。由一个和睦富裕的家庭变成贫困潦倒困难户。15年来陈富强领着儿子讨债,造成儿子失学,现在成人变成了失业。后经律师给陈指点,按照法律规定,法人的分立、合并由新的法人承担责任。于是陈就找了中铁六局。中铁六局答复陈让陈回去坐下来和他们谈,可至今也没给陈解决,《根据国企问责暂行办法》等相关法律和规章制度结合集团实际制定本办法。其中第二条,本办法所称的问责是指对集团干部员工违反作风和效能建设的有关规定:不履行,不正确履行或履行职责不力,推诿扯皮,,作风不正,效率不高,执行不力,庸懒无为,纪律松弛,索拿卡要,形象不良,损害国家,集团利益形象的依据本办法实施问责。 阅读全文

《杨淑涵古筝独奏音乐会》成功举办

2019年12月29日上午,“杨淑涵古筝独奏音乐会”在巴彦淖尔市利童艺校旗下“易古筝智能音乐教室”成功举办。

十指纤纤,以心为谱,筝音如语,筝韵如画。6年的执着与勤奋,成就了如今的小才女。 阅读全文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5日下午在参加他所在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强调,保持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定力,探索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加大生态系统保护力度,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守护好祖国北疆这道亮丽风景线。 阅读全文

写在文末

内蒙古离我们很远:很多人对它的印象还停留在电脑壁纸或朋友圈的照片。但它真实的样子是用再好的相机也拍不出来的:天地可以多辽阔,这里就可以有多宽广,118.3万平方公里大地上铺展着大草原、大森林、大河湖、大沙漠…182个自然保护区、49个国家湿地公园、43个国家森林公园织成了一道坚固的绿色生态屏障; 阅读全文

9月18日,第三届蒙商大会在乌海市召开。来自海内外的蒙商欢聚一堂,共话桑梓之情,共商合作大计。

会上,自治区工商联发布了“2019内蒙古民营企业100强”榜单,此次榜单门槛达到13.1亿元,内蒙古伊利集团、内蒙古鄂尔多斯集团、内蒙古伊泰集团分别位列前三甲。其中,我市上榜企业22家,位列自治区第一 阅读全文